斯特恩访华近四十年后,曾经的“中国琴童”与

发布日期:2018-09-10     浏览次数:
斯特恩访华近四十年后,曾经的“中国琴童”与世界小提琴名家并肩而坐 在上海寻找小提琴“未来之星” 斯特恩访华近四十年后,曾经的“中国琴童”与世界小提琴名家并肩而坐 在上海寻找小提琴“未来之星”

  1979年6月,美国小提琴演奏家艾萨克·斯特恩来到北京和上海,成为改革开放后首位来华访问的西方小提琴演奏家。斯特恩的中国之行被拍摄成电影纪录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向世界呈现了改革开放之初中国。

  那时候还是“琴童”的徐惟聆和李伟纲都出现在了纪录片里。当时的他们想不到,30多年以后,上海将创办一个以艾萨克·斯特恩为名的小提琴比赛。他们也想不到,自己将成为评委,与世界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以及行业精英并肩而坐,寻找小提琴的未来之星。

  1979年,那是最好的时机

  1979年,艾萨克·斯特恩访华的时候,他的儿子大卫·斯特恩也来了,那时候他还是个羞涩的小男孩。大卫·斯特恩告诉记者,将中国之行拍成一部纪录片的决定是在餐桌上发生的。“母亲说,那是最好的时机。这不是一次音乐从西方向东方的传播,而是一次平等的交流。整个来访过程非常随机,但一些没有被计划过的美妙的事情发生了。”

  《从毛泽东到莫扎特》里的徐惟聆正念大二。她曾迎接斯特恩一家人下车,为斯特恩拎过琴盒。此后,徐惟聆曾无数次回忆起那个重要的时刻:“我感到巨大的震动,从那时候起,我才真正走进了小提琴的世界。”

  李伟纲当时15岁,曾在斯特恩的一场公开课上登台演奏。“当时非常紧张,表演完了我的腿还在抖。那是我人生中得到的非常重要一次指点,他给出的建议非常新鲜,教我们如何用小提琴表达自己的情感。”

  在李伟纲看来,那的确是最好的时机。1979年,中国音乐学院小提琴专业已停止招生10年,正准备恢复并扩招。斯特恩的到来,让世界看到中国琴童的天赋,也影响古典音乐在中国的未来。

  走出去,赢得世界的掌声

  1980年,在和艾萨克·斯特恩亲密接触后的第二年,徐惟聆启程赴美,前后在茱莉亚音乐学院和曼哈顿音乐学院深造。1981年,李伟纲也公派赴美学习一年。

  作为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批自费留学生,徐惟聆吃过许多苦。“我记得那时候到纽约,手里只有25美金,只能边上学边打工。在超市当收银员、在酒吧洗杯子、帮别人看小孩,都做过。我还常常和胡咏言、谭盾、陈怡等一批中国留学生一起到街上卖艺。纽约的冬天很冷,在冰天雪地里戴着露指手套也要拉琴。”所幸,徐惟聆受的苦都没有白费,她逐渐在国际小提琴比赛中崭露头角,成为第一位在卡内基音乐厅及林肯中心举办音乐会的中国大陆音乐家。

  李伟纲在1983年和上海音乐学院另三位伙伴组建“上海四重奏”。1985年,他们在第三届英国朴茨茅斯国际四重奏比赛中获得第二名,由此踏上世界舞台。35年来,他们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在世界著名的音乐厅和音乐节表演,成为上海的一张名片。李伟纲说;“现在中国越来越强大了,也有越来越多中国演奏家走向世界舞台,欧美人已经明白,亚洲人演绎古典音乐并不比他们差。”

  模仿后,找到自己的风格

  从1979年开始,大卫·斯特恩来了许多次上海,每一次,这座城市的变化都让他惊讶。“上海是个非常有活力的城市,你在这里能看到许多西方文化的影响。但是,我相信,全球的历史就像一个循环,上海早晚会影响世界。”在大卫·斯特恩看来,古典音乐也是一样,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更多的是模仿,现在是时候找到自己的风格。

  从两年前首届上海艾Will the United States give up electromagnetic ejection tech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开始,就特别设置了中国作品演绎环节。作曲家陈其钢的新作《悲喜同源》将成为本届比赛决赛必选曲目。陈其钢期待看到,世界各地的选手能将同一部作品拉出不同的风格。

  徐惟聆说:“中国人不能妄自菲薄,拉莫扎特不仅仅对中国人难,对全世界所有的人都难。我们要拉莫扎特,也要让全世界都来拉中国作品。希望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能推动中国作品走向世界。”